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芦笛文学创作工作室

郊野荒滩白鹿原 竹溪湖畔芦笛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志军,笔名芦笛、芦岗,河南省上蔡人。省市优秀教师、劳动模范、高等师专副教授。自由撰稿人、中国现代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、著有《心理宇宙的闪电》一书。

【原创】难忘炊烟  

2016-04-05 16:05:26|  分类: 芦笛散文集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难忘炊烟 - 芦笛 - 竹溪放白鹿  郊野闲愚翁【原创】难忘炊烟 - 芦笛 - 竹溪放白鹿  郊野闲愚翁

 

难忘炊烟

宇宙万物,随时而化,那新生的应运而生,那消亡的随数而逝,不是谁想拦就能拦住的。而那积淀于心灵深处的,却是任谁也抺不去的。  ——题记

  

    小时候眼爱长眼矢,爱流泪。娘说,那是我出生时被锅烟熏的。上学后,知道那锅烟就是灶烟、炊烟。生不逢时,小时候经常饿肚子。有时喊饿,大人就说,小孩儿饿饿心灵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打心眼里喜欢锅灶里冒出的烟儿。星期天,和小伙伴儿一块到大沟里去放羊。困了,就依偎着坐在卧龙岗上,眼巴巴地看着岗下村子,等那烟突冒出的黑烟白烟。等到了,就又蹦起来,跳起来,扬起鞕子,直起脖子,扯起嗓子,一路喊着,“回家喽,回家喽——”。那时候,炊烟就是饭香儿。

出村上了中学,梦里还是常常升起炊烟。依稀觉得那炊烟离母亲很近,炊烟一过,娘就笑了。周日回家背馍,爱坐在灶屋里,烧着火,看着娘做馍馍。烟囱冒着白烟,馍锅腾着白气。馍熟了,热散了,娘开始给我装馍,我发现白的一层(花卷馍,细粮粗粮隔层加工)又厚了一些。掀开馍筐,我惊呆了:剩下的馍馍,隔着白的能看到里面黑的。我偷偷地拾出馍篮里白多黑少的一半儿,换进黑多白少的一半儿。娘发现了,又给换回来。我又要去换,娘拉着我的手,执意不让换。我急了,哭着说:“娘,这学,我,我不上了!”娘一把把我拉进怀里,又捧起我的脸,流着泪笑着,“我儿长大了,长大了,懂事了!儿啊,娘不好,叫你跟着吃苦了。人家说娃儿是个读书的料儿,娘就是吃糠咽菜,再苦再累,心里也是甜的。只要咱家锅底还冒烟儿,这个学,娘就叫你上到底!”那天,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家的,心里只念着这么一句,“愿家里锅底天天冒烟”!那时,炊烟就是娘的笑脸,娘的希望,家人的呼唤!

    上大学走的那天,村干部和村校师生一起送我,一直送到卧龙岗上。老支书双喜哥拉着我的手:“小弟啊,你是咱村第一个出息的大学生,好好学,莫分心,不要想家里的事。只要咱锅底还冒烟,再难也要供你上到底!”说完,硬塞给我五十块钱,说是大伙儿凑的。还有,师生那依依不舍的深情。眼睛模糊了,再望一望岗下村里,炊烟正在升起。深深一躬,然后跪下,重重磕了三个头。此刻,炊烟刻进了我的心中。那几年,家里不断来信告诉我,说是乡亲们帮助度过了春荒,又说天大旱,大宽哥们帮忙挑水才种上红薯,还说左邻右舍帮忙修缮了房屋……那时,我也常常梦见村里的炊烟,炊烟里升腾的是浓浓的乡情。

    “ ‘墟里烟’,就是远处村落里云雾树影相互交织的情景……这里描绘的是田园祥和、宁静、和谐之美……”,老师描绘着,讲解着。我的心却随着陶渊明的诗句飞到了蓝天白云之下、绿水碧草之傍的,炊烟笼罩的岗下墟里。“墟里烟,就是炊烟!”我在心里反抗着老师的解析。炊烟之美,在于她是从锅底冒出的烟,她散漫着父老的希望,燃烧着母亲的汗水,流溢着醇美的乡情。

……

    如今,楼房取代了草屋,煤气替代了炊烟。然而,在我的心底,还是炊烟不断。在我的梦中,依然炊烟袅袅……

【原创】难忘炊烟 - 芦笛 - 竹溪放白鹿  郊野闲愚翁 【原创】难忘炊烟 - 芦笛 - 竹溪放白鹿  郊野闲愚翁

 

 

 

(聲明:本博作品均系本人原創,擁有原創著作權,未經本人同意,任何人不得隨意轉載改編發表,違者必究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